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时区是怎么划分的

每到夜晚就会有漫天繁星降临,它们之中大多都是恒星,当然也包括少量的行星与卫星。

7000年前的远古人认为,在这些繁星背后隐藏着关于世界运转的密码,3000年前的古人认为通过观星就可以找到甚至利用这些密码。

他们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是臆想还是确有此事?

时区是怎么划分的-图1

我们先要解释一下古天文学可以大体分为显学与隐学两类。

显学指的这个行星的运转周期、各类仪器的发明以及对于立法的设定等等这些比较科学的天文知识。

而隐学指的就是观星、以星象来判断吉凶等,这些并不科学,但却一直为帝王服务,并且流传至今的星象知识大体有这么一个概念就可以关于这些繁星背后的故事还要从七千年前开始说起。

我们将这一段时期统称为是衰落。

有朋友可能会感到疑惑,这里不应该是启蒙吗?

奇怪就奇怪,在这里通过研究不难发现,这个时期的人所掌握的天文知识要远超于他们的后代。

这就好比是说七千年前的人学习的是乘除法,结果五千年前的人却在学习加减法,也就出现了倒退。

这怎么回事呢?

我们尝试着推测一下,大家发现没有,在目前已出土的古文明遗迹中,有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就这些古文明虽然落后,但却都掌握着超越时代的天文知识。

比如最早的苏美尔文明,在他们的壁画中就有着太阳和其周边行星的图像雕刻,他们是怎么观察到的?

在例如华夏文明中的河图洛书,以及由河图洛书衍生出来的易经,我们都知道河图洛书和易经应该都是历法的产物,代表着事物的发展循环。

但奇怪的就是在完整的立法出现之前,河图洛书就已经出现了。

没有鸡,哪来的鸡蛋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我们不知道的“鸡”。

按照苏美尔文明的说法来看,他们的天文知识来自于地外文明的指导。

按照玛雅文明的说法来看,地球处于循环,我们的诞生也就意味着上一个高等文明的毁灭,而他们的天文知识就来自于上一个文明的遗留。

按照华夏文明的说法来看,河图洛书是龙马和灵龟指导伏羲创作的,之后伏羲又根据这些指导创作了易经,好像都比较魔幻。

但不管怎么说,河图洛书和雕刻壁画都真实存在的。

至于到底是地外文明的指导,还是上一个文明的遗留,我们就不争论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确实存在过一些超时代的天文知识,所以只能将这一阶段称为是衰落。

衰落就像小草的枯萎一样,会渐渐的升入大地,但这也意味着埋下了一颗即将发芽的种子。

时间来到上古时期,大约就是尧舜禹至夏末的这个时间段,我们将其统称为是萌芽。

在《尚书》中记载。

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

也就是说在上古时期,尧帝突然设立了一个负责观察并记录天象的职位。

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关注天象呢?

目前有这么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就因为天人合一的观念,认为天象就代表着天神的旨意,观察天象是为了判断吉凶。

第二种说法就因为远古时期的影响,人们通过研究易经发现,漫天的繁星,似乎真的影响着自己的生活,所以就认为在这其中,必定隐藏着一些说不清的秘密。

这一时期的天文学一般就是用来确定历法,记录每天从日出到日落一共需要多长时间,一个月有多少天、一年有多少个月等等,也就只观察太阳和月亮。

到了商周两朝,人们在记录历法的同时,又开始研究星象,关注星星的布局,记录每颗星星的位置和天象的变化,也就是说观察的范围更广。

但更广也就意味着不太容易记忆。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负责研究天象的官员每到晚上都要抬头数星星,给每个星星编一个名称,时间一久就容易记乱,这个时候怎么办呢?

时区是怎么划分的-图2

最好的方法就画图。

所以到了西周末期,就诞生了二十八宿的观念,也就给星星划分了个区域,这样的话按照区域就可以确定星星的位置。

其实从这里也能看出来,这个时期所掌握的天文知识,显然要比七千年前更加落后,但萌芽之后终将要破土而出。

时间来到春秋与秦汉时期,我们将这一阶段称为是生长。

因为先人确定了星象区域,所以这一时期的人给区域内的每颗星星都确定了一个名称,对天象的变化也有了完整的记录。

这一点在礼记和春秋中都能察觉出来。

例如从鲁隐公元年开始到鲁哀公十四年结束,在这242年的时间里,一共出现了三十七次日食,再例如鲁文公十四年有一个“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斗”的记载,这个就是关于哈雷彗星最早的记录。

既然有了完整的星象图,那也就说明可以通过观察某一部分星系的异常,来判断它们对自己产生的影响。

于是占星术也开始启蒙。

这个发明占星术的人叫做石申,战国中期人算是最早的天文学家。

石申所创作的《石氏星经》也被认为是最早的天文学著作,这一点是世界公认的。

月球背面的环形山中有一座就是以石申命名的,可惜的就是这本《石氏星经》早已失传,不过从后世的零星记载中还能大体看出石申的理念。

石申认为天体的相对位置和相对运动分别代表着人的命运和行为。

也就是说一个人的出生地、出生时间可以与某颗星星对应,这样通过观察这颗星星的变化,也就能判断人这一生的走向。

大家可能听起来有点老,后世的占星术基本上都是这个道理。

除此之外,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也促进了古天文学的发展,尤其是道家传承者,天天都在思考宇宙是怎么形成的天地是怎么回事?和人类有什么关系等等这些问题。

为了解释这些问题,还提出了一个盖天说,也就天圆地方、天空就像是穹顶一样覆盖着整个大地。

同样这场百家争鸣也促进了历法的蜕变,除了划分时间之外,又演变出了二十四节气,融入了天气的变化。

到了西汉时期,汉武帝又再次改进了历法,称为《太初历》。

到了东汉又出现了一个《四分历》,其实就不断地修正偏差,使历法更加准确。

另外同样这段时间人们也一直观察并记录天象。

占星术方面在这个时期就诞生了“太乙神数”与“大六壬”。

不过这两门术数一直作为宫廷秘法,在为帝王服务,并未流落到民间。

值得一提的是,汉朝帝王十分迷信星象,每当有异象出现,总以为是天神的怒火,为此还要发布罪己诏,这个罪己诏可以理解为是检讨书,给全天下人写一份检讨。

除此之外,东汉时期还出现了一位重量级的天文学家。

也就张恒并且提出了“浑天说”,就是天圆如弹丸,地如卵中黄。

张衡我们都比较熟悉了,其实除了张衡的浑天说之外,还有一个叫做郗萌的民间占星家,他提出了一个叫做宣夜说的设想,认为天空并不是硬的,宇宙是无限的空间,到处都是气的存在,天体都漂浮在气中,他们的运动也是受气的制约,这个与我们今天的结论就十分相似了。

另外在马王堆汉墓的《五星占》就出自于这个时期,因为汉朝对于天象的重视,也让天下人逐渐意识到了这门特殊的学问,这也就顺势将古天文学推向了全盛时期。

三国与唐末,我们将这一阶段称为是鼎盛,三国时期不仅官方研究天象,但也是因为乱世的缘故,百姓中的有志者也可以通过观察天象来判断天下大势。

因此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民间突然涌出了一群资深占星家,其中就包括祖冲之。

这也是继石申、张衡之后,又一位重量级的天文学家,他重新测量了金、木、水、火、土五星的公转周期,与今天的测量误差不超过0.095日,算是相当准确了。

不过真正的鼎盛时期应该还是大唐盛世。

我们熟知的李淳风就是一位占星家,也是一位天文学家。

李淳风不仅改进了历法,还写下了一本《气象杂占》,也就相当于今天的天气预报。

不同的是,李淳风是利用昨夜的星象来预测今日的天气。

在这里我们要说明一下,李淳风之后还有僧一行编出了《大衍历》,这是一种更加精确的立法。

在唐朝之前,虽然已经有了二十八宿的观念,但还未将所有的星星都记录在内。

三垣二十八宿的真正完善,就在唐朝时期,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占星术才真真正正地成为了一名奇术。

唐太宗还要李淳风以此来推测大唐气韵。

在这个时期出现的仪器有李淳风的浑天黄道仪,直接就模拟了行星的运转,还有梁玲瓒的水运浑象,是迄今为止最早的自鸣钟,还有僧一行的黄道游仪,可以观察一百五十多个恒星的位置。

包括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也曾提出过一个设想,叫做无青无黄、无赤无黑、无中无旁、乌际乎天则。

也就是说宇宙没有边界、也没有中心、也没有颜色。

这该如何划分呢?

与我们今天的观测是一致的,可以说整个唐朝的天文学至少领先世界三百到五百年的时间,但物极必反,鼎盛过后自然也会迎来寒冬。

宋朝至清朝,我们将这个阶段称为是衰落。

其实宋朝也算是鼎盛时期,也保留着观星的传统,而且在宋朝占星术也迎来了极大的发展。

北宋的陈抟根据古占星学发明了“紫微斗数”,在观测仪器上,沈括又改进了浑天仪,整个宋朝出现了近二十种历法,历法的改进也就意味着天文学的进步。

观察与测量的方式更加准确。

到了元朝,马上就要衰落的天文学又迎来了一次中兴,因为出现了最后一位古天文学界的重量级人物,这个人叫做郭守敬,他改进了浑天仪,领先了世界三百多年,之后还改进了几次历法,又为古天文学强行续了一次命。

其实宋末明初的这个时间段,天文学不至于走向衰败。

因为没了郭守敬,又来了刘伯温,虽然显学不再发展,但隐学却走向了巅峰,但问题还真就出现在了刘伯温的身上。

就说刘伯温的测算极准,对占星术情有独钟,甚至可以通过星象预测整个王朝的气运。

明太祖朱元璋坐上王位之后,认为天文、星象这种可以知天命的东西应该是帝王的特权,天下就不能再出现一个刘伯温,所以就下令禁止民间传阅星象书籍,违者一律论斩。

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古天文学被一刀切断,开始被西方赶超,到了清朝,康熙甚至要请西洋外教来为自己讲解天文知识。

也是这个时候,西方占星术开始在华夏大地上生根发芽。

值得一提的是,经历过黑暗之后,今天我们的天文学又走向了领先的地位。

在中国天眼之上,我们似乎又与先辈隔空相望,借着他们的翅膀重新登上了世界之巅。

由于篇幅有限,其中可能有一些删减,大家对哪一段发展抱有疑问,或许我们还会持续更新。


有话要说...